小蝌蚪aPP****

不久之后,两人同时睁开双眼。

“狐狸,只差这最后一步了。”

“是啊,赶紧把封印修复我好回家,丸子还在外面等我呢。”

“你有没有点儿出息,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你家那条破狗?”

“喂,什么叫破狗,有本事你在丸子面前这么说一句试试?”

“说就说,多大点事儿,我以前也没少欺负它现在还能怕它不成?”

“哼,也不知道谁以前被丸子撵的往树上跑。”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肖遥起身把冲灵子从葫芦里放了出来“前辈,玉令已经解除了,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石门了。”

冲灵子盘坐在半空点点头“嗯,很好,接下来你们要格外小心,里面有四只实力及其恐怖的旱魃被封印着,注意不要让它们醒过来,不然没人能对付的了它们。”

两人点点头,尹阙这时说道“师祖,您不和我们一起进去吗?有您的指点我们会容易的多的。”

冲灵子摇摇头,目光看相石门“当初我就是在封印时……哎……不提了!”冲灵子自嘲的笑了笑“我是进不去了,我现在是灵体,进去就会灰飞烟灭,不像那些旱魃都是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戴眼镜的萌女孩暖暖治愈系生活照

肖遥和尹阙两人没有在说什么,朝着冲灵子深深一拜,之后两人便头也不回的走向石门,接着用力推开走了进去,而石门则重重地重新关上。

冲灵子目送着两人进入石门,之后他抬头看着石壁喃喃道“三清道祖,保佑这两个小家伙能够顺利修复封印吧,否则这个天下又要大乱了!”之后冲灵子便化作青烟飞回了葫芦。

尹阙和肖遥进入石门之后随着石门的关闭周围也陷入一片漆黑,好在它们还有光明符。

两张光明符散发着光芒漂浮在半空,四周的一切也被随之照亮,这里像是一间密室,只有二十平米大小,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玄武雕像,高约三米左右,长宽也是三米左右,不知是什么人材料制成漆黑如墨,摸上去有些金属手感,又有些玉石的手感总之很奇怪。

“咦?”肖遥出声,因为他摸到了一个裂缝,在雕像的背部,裂缝大概有两到三厘米宽,深约一指左右,从背部一直延伸到雕像坐下的石台上,蜿蜒曲折。

“这……这就是封印吗?”尹阙问肖遥。

肖遥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他们俩谁也没有见过封印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是说有四个旱魃在这里吗?怎么什么都没看到?”尹阙好奇的说道。

“怎么,你想会会旱魃吗?看不到不是更好!”

“那可是旱魃,你就不好奇它们长什么样?”

“不好奇,还不就是僵尸,还是尽快修补好封印吧!”

尹阙听完撇撇嘴,他虽然好奇旱魃但是修补封印更加重要,所以他还是按下好奇心研究起封印来。

“狐狸,你说这个雕像要真是封印的话那师祖告诉我们的那个方法还有用吗?”尹阙一边摸着雕像一边说道。

“应该是有用的吧,现在还不知道这个雕像到底是不是封印。”肖遥说道。

“我感觉这个就是。”尹阙说的很肯定“因为这里除了这个雕像外在也没有其他东西了,这个不是封印是什么?”

肖遥无语了,他们俩进来之后都没有仔细的找过,“你怎么知道就是,我看还是找找吧。”

“你看,我刚才就说要找找你不去,现在反倒说找了。”尹阙翻了翻白眼。

于是两人分头找了起来。

尹阙在墙上摸来摸去,突然摸到一个小小的凸起,如果你光是看着墙面的话很难看见这个凸起,尹阙摸着凸起的小包,然后试探性的按了下去。

咔啦啦~!

四周的墙角突然脱离了墙面凹陷了进去,然后出现了四口朱红色的棺材。

“呃……”尹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想到堂堂龙虎山居然会用这么明显而又低能的机关,“这什么破机关,有没有点龙虎山的尊严了,这么垃圾的机关是谁想出来的?连个小孩子都能轻易的看出来。”

尹阙在这边嘟囔着,而肖遥则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棺材。

朱红色的棺材一般只为两种人准备,一种是寿终正寝的老人这叫喜丧,所以棺材赤红,而另一种则是横死之人,死后不得安眠,易化为恶灵厉鬼,这种人的棺材也是红色,但刷的并不是红漆,而是朱砂。

肖遥眼前的这四口朱红色棺材部为朱砂漆,其中还混合了雄鸡血和黑狗血,除此之外并无一点儿纹饰,可见棺材里的东西不是穷凶就是极恶。

“看来这几口棺材里存放的就是旱魃了,没想到这么草率,只是朱砂棺连椁都没有,要是朱砂脱落的话那这些旱魃不就要翻天了。”肖遥喃喃道。

尹阙还想过去看看那四口棺材但被肖遥一把拉住了,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寻找。

一番折腾之后,两人在此来到了玄武像前。

“看来封印应该就是这个雕像了。”肖遥说道。

“嗯,但是师祖说的那个方法真的行?”尹阙又问了一遍,他现在很怀疑冲灵子所说的那个方法,一张符箓就能保持封印几百年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肖遥也有些怀疑,但是当时冲灵子说的十分肯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咱们试试吧!”肖遥对尹阙说道。

尹阙点点头,两人站在离石像稍远的地方,尹阙掏出一张黄表纸,朱砂和狼毫笔,然后召唤出来焚心剑,根据冲灵子所说,这张符箓需要借用焚心剑心焱的力量。

心焱,是焚心剑最核心的一簇火焰,相当于人的精血一样。

这张符箓是冲灵子回龙虎山前无意中发现的,因为不知道这道符箓的作用,所以也就不知道符箓叫什么,回龙虎山后,他潜心研究这道符箓并加以改良,最终研究出一道可以加固任何封印的符箓,冲灵子把这道符箓命名为心焱符,因为符箓里最大的力量来自于焚心剑的心焱,所以才以此命名,呃……可以说是草率的很!

尹阙点点头说道“只能试试了,但是石像的裂纹不用修理好吗?”

“呃……这个……你会修吗?”

“……”

尹阙不在说话,坐在地上画起了符箓,心焱符极其复杂,不但需要容纳心焱,而且还需要一个节点保持心焱的力量永恒不灭,起码得维持几百年。

尹阙一连画废了五张,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直到第六张时终于成功了,尹阙迅速招来焚心剑,剑灵小火从剑中钻出,很不情愿的撇着嘴像是要哭似的,磨磨蹭蹭的从头顶揪下一小团火苗递给尹阙,然后头也不会的钻进了剑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