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图标的视频app

“娜娜妈妈,看你这话说得就见外了,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哪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你问娜娜就知道了,你们下去我们家里有的是地方住。到时候我们陪你们在鹿城附近的风景区好好看看。”

这时,夏小娜想起刚才在客厅里两位长辈探讨的那个话题,她悄悄问李欣:“上海别墅里你爸写的那4个字的照片还在吗?”

“在啊,干嘛?”

“你找出来,我给我爸看看。”

“哦。”李欣说着拿出手机,找出存在手机里的数码照片,然后把手机递给夏小娜。

夏小娜接过手机递给自己的父亲说:“爸,你看,以前我跟你说过的,刻在上海那栋别墅门头和假山上的这4个字就是李叔叔写的。”

夏小娜的爸爸接过手机,仔细端详了一下数码照片上那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由衷地赞叹道:“李科长,我就说嘛,难怪你对书法作品的见解如此独到和精辟,原来你自己的书法水平就这么高超!”

“哪里哪里,这个不值一提。夏工你那一手漂亮的防宋字也让我叹为观止啊,我也写不出那么漂亮的字来。”

夏小娜的爸爸谦虚道:“这个不一样,没有可比性,我写的那些仿宋字太刻板,跟您写的这4个灵动、洒脱的楷书字相比差太远了。”

李欣这时插话说:“夏叔叔,您写的那些仿宋字是真漂亮,没有十几年的功夫根本写不出那个水平来。大一的时候我们有一门课是机械制图,那门课就要求写仿宋字。可是认认真真地练了一个学期后,我写的那些仿宋字还是歪歪倒倒的,根本就没有入门。”

夏小娜的爸爸呵呵一笑,问道:“李欣,你有没有跟你爸爸好好学学书法?”

李欣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学过,可是收效甚微。像您和我爸那样能写一笔好字,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奢望了。”

汉服美女未凉丶安夏唯美空灵浮华一梦治愈写真

李欣的爸爸用手指点点儿子说:“他妈妈说得对,李欣这孩子小时候主意太多,有点淘气,坐不住。练书法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夏小娜的妈妈接过丈夫手里的手机说:“我看看。”

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说:“这字儿写得真不错!余医生,李欣在上海买的这栋别墅你们去住过没有。”

“没有啊,哪有时间过去住啊。他自己也就是周末的时候去住过两三次。”

“是吗?买了就这么空着不是可惜了吗?”

李欣的妈妈抱怨道:“要不我说这孩子的主意大呢!这么大的事儿,他自己一拍脑袋就决定了。这么大一栋别墅放在那里空着,我也觉得可惜!”

“余医生,您还有几年退休?”

“4年多不到5年,李欣他爸也差不多。”

“那到时候退休了,你们会到那边去住吗?”

“应该不会吧,至少不会去那边长住,我和他爸还是喜欢鹿城的环境,最多会到江城来住一段时间。你说李欣要是不去上海那边,我和他爸孤零零地跑到上海那边住着干啥呢,是吧?”

“也是。”

夏小娜的妈妈问这些问题看似不经意,其实她是想打听李欣的父母将来是否会和李欣住在一起。

从爱惜女儿的角度出发,她可不希望女儿跟婆婆长期住在一起。脾气性格再好的婆婆,和儿媳妇之间也会生出很多矛盾的。

她最大的希望当然是女儿婚后能和自己住在一起,可是这样的愿望她知道实现不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能寄希望于女儿婚后小夫妻俩能单独住。根据李欣的经济情况,他们小两口单独分出去住之后,在日常生活中,女儿既没有来自长辈的压力,也不会有太多的家务压力。

这是一个两其美的办法。

可是这个问题她也只能是放在心里想想而已,现在来谈这些还为时尚早。

就在她心里暗自琢磨这些问题的时候,只听得李欣的妈妈说:“娜娜妈妈,李欣今年也不小了,我和他爸这几年一直操心他找女朋友结婚的事儿,巴不得他早点成家立业,好了结我们的一块心病。现在他和娜娜这俩孩子这么般配,你们要是同意的话,是不是尽快把他们俩的事给办了?”

其实这个问题,李欣的妈妈在从鹿城到江城的路上曾经问过儿子:“你和娜娜的事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办?你们有没有商量过?”

“没有商量过具体日期,不过前两天我曾经让她也考虑一下,挑一个好一点的日子。”

“那她是怎么说的?”

“她还没给我回答。”

李欣的爸爸听到这里说:“你这孩子就是欠考虑!这种事情你怎么能问她要答案呢?”

李欣很无辜地说:“我这不是尊重她的意见嘛,这是两个人的事儿,我一个人定不太好吧?再说了,你们不是还没到她家去拜访过她的父母吗?在这之前我跟她明确地谈这个事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

李欣的爸爸说:“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这跟尊重不尊重她的意见不相关,这是两码事儿。你得设身处地站在娜娜她们家的角度上考虑这个问题。娜娜几乎和你同岁,你作为一个男孩都老大不小的了,我们都着急你成亲的事儿,娜娜是个女孩,她们家会不着急吗?她们家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可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由女方来开口提的,得由男方主动说才对。你一直不提这个事儿,娜娜的父母心里会怎么想这个事情?娜娜会怎么想这个事情?他们会不会认为你根本就没把成亲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你考虑过这点没有?至于你说的时机成不成熟的这个问题你得这么想:你主动提不提这件事情是你的态度问题。你提了,你就把自己明确的意见给到他们了,娜娜的爸爸妈妈和她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那是他们的问题。你听懂了没有?”

李欣恍然大悟:“懂了!”

李欣的爸爸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个傻小子,真是一根筋!你以前那些机灵劲儿都跑哪去了?求婚求婚,你得体现出一个求字。你求了,说明你在乎人家,答不答应是人家女方的事儿,这个由不得你去瞎操心!我看你这条件也不差啊,怎么一直到现在都没能结婚呢?你这么些年应该不只是交过大学时的那一个女朋友吧?一直没有结果,是不是问题就出在这个环节上了?”

“没有啦。”李欣言不由衷地回答着,心绪却被父亲的话猛然间拉回到以往的那些感情经历中。父亲的这些话仿佛像一道闪电,电光火石中让他突然意识到很多之前他没有想过的问题。

李欣的爸爸对儿子模棱两可的回答不甚满意,接着追问道:“没有啦是什么意思?是没有交过其他女朋友,还是没有想到我刚才提醒你的这些问题?”

“交过其他女朋友,可是根本就没到求婚这一步。”李欣回答说。高速路上瞬息万变的车况和父亲的追问打断了他的沉思。

李欣的妈妈说:“你爸说得对。既然你到现在都没有主动跟娜娜他们家提过这件事,那我们这次上来拜访他父母就把这两件事情并在一起了,首先是征求她父母对你们俩交朋友这件事情的看法,只要他们赞成你们交朋友这件事,在这个前提下,我们看时机帮你提结婚时间的事儿。”

接着,李欣的妈妈又问丈夫:“老李,你看这样行不行?”

“对,这件事情就得这么做。不能再拖了,不然人家会质疑我们的诚意的。”

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李欣的妈妈刚才在话题渐入佳境的时候,才会不失时机地向夏小娜的妈妈提出希望尽快把李欣和夏小娜成亲的事情定下来。

虽然李欣的父母就只有李欣这一个独生子,可他们设身处地考虑问题的方式完猜中了夏小娜和她父母的心思。

作为女方,应有的矜持使夏小娜面对李欣这个如意郎君时渐渐有了一种埋怨,这种埋怨就源于李欣迟迟没有给她应有的承诺。在这种埋怨堆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出现了夏小娜在黄浦江边对李欣说的那些话。

同样,作为夏小娜的父母,如果女儿交的这个男朋友他们完不满意的话,那处理起来反而简单了,直接用冷面孔相对,让他知难而退就行了。

可是面对李欣这个让他们十分满意、最有希望成为他们成龙快婿的小伙子,李欣迟迟不向他们的女儿提出正式求婚却让他们左右为难,急不得又说不得。

他们猜不透李欣一家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两个孩子同样的年纪,李欣作为小伙子再拖四五年也没问题,可是自己的女儿就不一样了,再拖四五年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在私下问过女儿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他们曾经几次想直接问李欣,话都到嘴边了,又被他们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