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无法使用荔枝app

【 .】,精彩免费!

魔擎举起魔拳,瞬息之间就狂砸千次,不知砸断了砸毁了多少规则神兵。

但现在的神藏太强,连续的领悟之后,早就不可同日而已,哪怕魔擎毁灭得再快,也不可能在瞬息之间全都毁完。

“乒乒乓乓!”

有规则神兵劈砍在魔擎身上,发出火光,似金石碰撞,但却是根本伤不到他丝毫。

魔擎讥诮着狂笑:“蝼蚁之力,也想凭此伤我无上魔躯?做梦!”

他本不想去毁了这些规则神兵,就算不抵抗,难道,又能伤他?

但,很恶心与厌恶,就像是一只只嗡嗡着的蚍蜉,想要撼动自己这颗大树,虽不惧,但真的,好烦。

一个个都震撼着看向被万千规则神兵围杀而狂笑的魔擎,这一招,他们曾看过,林凡也就是凭借此招,镇服了无极,那般强悍与无敌,但在这魔擎面前,却是显得那般无力与苍白。

随后,又看向林凡,脸色更复杂了,很敬畏与惊叹,竟然真的没死,只不过,一招未死之后,不是该停手,祈求玄女的庇护么?

这般出手,是在找死?

这是给魔擎理由与借口,发动第二招么?

清纯迷人小精灵孙心娅

“杀!”

林凡再次爆吼,有如玉般的光华闪烁,他扭曲的左臂,竟然发出让人发渗的嘎吱声,但,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的左臂,竟然复原了,当然受的伤依旧需要调养,但现在,至少能用,可战。

这是林凡已经将神雷锻体决修炼到玉雷体的体现,双手持戟,若闪电般扑杀向魔擎。

“轰隆!”

太快了,若一道金色的电光划破苍穹而去,重戟裹带万钧之力,规则之光闪现,林凡掌控的各种规则齐出,要劈杀魔擎。

魔擎很狂傲,看着林凡向自己劈杀而来,没有一丝担忧,他左手为掌,右手为拳,左掌格挡向他杀来的规则神兵,右手全是捏拳向林凡镇杀而去。

拳印太强,只是一拳,就好像是魔尊发怒的一击,天地都变色。

但却见此时,林凡的身影竟然猛然之间虚幻而去,像是刚刚杀向魔擎的那一人,本身就是幻觉,

魔擎脸色微变。

“吼!”

有怒吼从他背后传来,杀机太凌厉,似有一柄可斩破这天地的重剑向他后心袭杀而来。

攻伐之力太强悍,远远超过炼魂境界,他回身,左掌猛然劈出。

“波!”

方圆千丈的空间,在这一掌之下成尘,什么都不见,被泯灭了。

“好狗胆!”

一掌泯灭上千方圆空间,魔擎却是在瞬间震怒的爆吼。

因为,他泯灭的空间内,根本没有丝毫杀机,刚刚他感觉到的,好像是错觉。

这林凡,在戏耍他!

他想拧身而过,但来不及,有重戟劈斩。

重戟在魔擎眼中扩大,侵占了他所有的视线,遮住了他能看见的天。

“砰!”

魔擎只能以肩部硬抗这一击。

他已经想好,凭林凡之力,根本无力给他太大的伤势,这一击之后,他便要以最残忍与狠辣的手段,血虐林凡。

“啊……”

一声惨叫,从魔擎口中传出,他本能轻视,认为根本不能给自己有效杀伤的重戟劈斩在他肩头上吼,他竟然是感觉,像是有一堵太古神山镇杀而下,超越十万斤!

魔擎整个左边肩甲等都塌陷,左边身躯甚至比右边身躯矮了一截,鲜血潺潺流动,他跌落云头千丈。

“神藏,镇杀!”

林凡怒啸,那万千规则神兵,全都向被砸落苍穹的魔擎击杀而去,若万千流星从天宇上劈杀。

“噗噗噗!”

无数规则战兵,齐柄而没如魔擎身躯内。

“噗!”

做完这一切,林凡大口咳血,身躯萎靡,整个人委顿的瘫坐苍穹上。

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若是魔擎在不死,他可就要死了啊。

整个身躯,像是要分裂,神魂都在剧痛,毁灭性的攻击,在自己体内游走着,在腐蚀一切。

魔擎挺拔的身躯,尽皆被鲜血染红,像是一个血人,雄壮的躯体上,有许多金闪闪的战兵查着,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刺猬。

但,他的气息,没有衰弱多少,死死的盯着林凡的眼神,似要看清楚林凡的一切,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居然能伤我!敢伤我……”

林凡看着魔擎,口中鲜血不停流淌,但却是带着失望的笑道:“竟然,还是没能杀死,好不爽啊。”

“砰砰砰!”

魔擎背脊一挺,悍然气势爆发,

那杀入他体内的诸多神兵,竟然就这般被驱逐而出,他眼神极致的冰寒,一步步踏天而上。

好耻辱!

好羞耻!

好愤怒!

以自己之能,一击没有秒杀一个蝼蚁也就算了,竟然还被这个蝼蚁弄得这般凄惨!

还真是够丢人的。

他的神魂之力弥漫,看见太多围观者那瞪大的双眸以及嘴巴,一个个,都在震撼林凡的杰作,而他,好像成为了诸人嗤笑的对向。

步步逼近,杀机渐浓。

丢了如此大脸,若是不灭林凡,岂能罢休?

“一击已过,是打算彻底将最后一丝脸皮也丢尽吗?”无剑驾驭神剑,划破长空,挡在林凡身前。

诸多被波及而气息衰落不止一筹的剑卫,也一个个围拢上去,将林凡与无剑护在其中。

魔擎冷冰冰的看了一眼无剑,一击?现在,还是一击的事?

“滚,不然,皆死!”他冰寒的开口。

无剑同样冷冰冰的看着魔擎,随后道:“难道,也要忤逆玄女大人的意愿么?”

林凡笑着:“敢忤逆玄女大人的意愿么?”

魔擎脸色更冷。

“魔擎,一击已过,此事便算了。”玄女轻柔的话语传下。

魔擎的杀机轰然爆发,让他就此绕过林凡?好不甘!

但,他感觉到,但他杀机爆发的时候,似有一双纤柔的玉手,掐住了自己的命运线,好像是,只要他敢动,那只貌似柔弱的玉手,就会将自己的命运线掐断,从而让他消失在世间。

眼神恶毒的看着林凡,却见林凡张口笑着:“好喜欢想要干掉我,却是又干不掉的样子,真爽。”

天穹,有黑色的雪花飘落,魔擎知晓,今日自己这个脸丢尽了,但,来日何其多?

“玄女前辈不可能一直庇护。”魔擎就这般开口。

赤裸裸的威胁。

林凡不在意的耸肩:“至多半年,我杀当如屠狗,所以,我只要躲半年,就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