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博上看到了菠萝蜜app

“,赢了!”

东方无极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悄然收回了手中的方天画戟,轻笑着说道。

风度偏偏,纵然认输,也给人一种坦然的感觉。

“无、无极圣子竟然认输了?”

“不对,们看无极圣子明显还有再战之力,依我看他肯定是念在易水寒天赋卓越,启了爱才之心,所以故意认输的!”

“好气度啊,明明稳操胜券,但为了成全易水寒,他宁愿自己的名望受损,不愧是逆天榜第一人!”

众人皆是一阵感慨和赞叹。

对于东方无极的实力和品行,都是不吝赞美之词。

场中唯有两人却是眯起双眸,心中一阵不屑和嗤笑。这二人便是凌剑辰与青云圣子,青云圣子与东方无极认识多年,二人交手不下十次。

他非常清楚东方无极的为人。

至于凌剑辰……

他两世为人,岂能看不透一个几十岁的小屁孩的心思?

超市购物白衬衫美女

这东方无极在刚刚那四象惊天刀下,已经是受伤不轻。

但他却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

反而坦然认输,给人营造出一种风度翩翩的高尚之感。

“虚伪!”

凌剑辰嗤笑一声,他可没有心情与东方无极虚与委蛇。

东方无极瞳孔深处掠过一抹寒芒,强压着体内躁动的气血,摇头轻叹,一脸遗憾:“看来易师弟对我很有偏见,罢了罢了,公道自在人心,我便不去辩解了。”

这话说的慷慨激昂,义正言辞。

更是隐隐透露着委屈。不少人听到二人对话,对东方无极的敬佩愈盛,对凌剑辰却是怒目而视:“易水寒,无极圣子不惜堕了自己的名声也要给留面子,却如此咄咄逼人,实在太没风度了!

“对啊,以这般小肚鸡肠的品行,哪怕的实力再强,也得不到我们的认可!”

一时间。

凌剑辰已是沦为众矢之的,遭到众人指责。

东方无极心中得意,脸上却是一副悲天悯人,道:“诸位毋须如此,我相信这并不是易师弟的本意。”

“易水寒,瞧瞧无极圣子的气度,到了现在他还在为说话!”

“简直是北海学院弟子的耻辱,我看不起!”李元尚满脸涨红,兴奋的吼道。

凌剑辰扫了他一眼,剑眉一挑,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算老几?凭也有资格看不起我?”

“我这是为了好,竟然还敢出言侮辱?简直不可救药!”李元尚悲愤低吼。

仿佛遭到了莫大羞辱。

凌剑辰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嗡!

指光如星,骤然而出:“星辰指!”

斑斑点点的星光骤然浮现,无数星光璀璨,于李元尚的身后凝聚而成一只银色手指。手指如一杆长枪,一点而出,锐不可当。

“不……”

李元尚亡魂皆冒,发出绝望的咆哮,“无极圣子,救我……”

一旁的东方无极对凌剑辰胆敢当着他的面前杀人而愤怒,但那四象惊天刀意仍在体内肆虐,让他气血沸腾,无法动用圣力。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星光巨指,一指碾过,将那李元尚生生绞成粉碎。

漫天血肉,如雪纷飞。

凌剑辰冰冷如刀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锐利的目光吞吐着犹如实质的刀锋,落在众人脸上,有种被刀切割的刺痛,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看着那些低下头颅去的北海学院弟子,凌剑辰心中充满了鄙夷:“一群废物,世间之物都有两面性,若只用眼看世界,只能看到皮毛。们连这点都不懂,却还敢在这嚼舌

根,谁给们的胆子?”

这一番话震耳欲聋,似醍醐灌顶。

让不少人眼睛一亮。

露出沉思之色。

看向东方无极的目光不再如先前那般充满信任和崇拜,而是多了一丝质疑。

这让得东方无极心中恼怒无比,却不好当面发作坏了自己的形象,冷哼一声,看着凌剑辰:“易师弟,师尊命我前来宣,已经耽搁了许些时间,现在可以走了吧?”

他现在却是不愿再待在此地饱受那些目光的质疑。

凌剑辰耸了耸肩,淡淡道:“前面带路!”

他也是非常好奇,那位至强榜第二的东方狂意欲如何!

二人一前一后,朝着圣院深处而去。

离开天鼎殿之时,凌剑辰脑海中响起了青云圣子的声音:“易师弟,小心!”

“嗯?”

凌剑辰微微一眯眼眸,嘴角微扬,朝着青云圣子微微点头,紧随东方无极而去。

………

圣院深处。

这有着一座巍峨圣殿,此地正是东方狂的居所。

居所很是庄严,丝毫不亚于皇宫。

“且在前厅等着,我去请师尊!”东方无极将凌剑辰安置在前厅,难掩心中的厌恶。

凌剑辰自行坐在木椅之上,把玩着桌边的茶杯,玩味的看着东方无极离去背影:“内伤却是不能压制太久,那口血不吐出来,对的身体可没好处哦!”

噗!

东方无极脚下一个踉跄,恶狠狠的瞪了眼凌剑辰,加快了脚步。

门外隐隐传来哇哇的喷血声。

“小样,敢在我面前装逼,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自找雷劈吗?”凌剑辰嗤笑一声。

不多时。

东方无极重新出现在门口处,他的身前站着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身资金蟒袍,双眉如剑,眸光隐隐有着雷霆若隐若现,虎目冰冷而锐利,紧盯着凌剑辰。

“易水寒,院长大人在此,还敢坐着?快过来行礼!”东方无极怒斥道。

凌剑辰瞥了他一眼,依旧端坐在木椅上,朝着东方狂拱了拱手:“见过东方院长!”

“大胆,谁给胆子这般与院长说话?找死不成?”

东方无极勃然大怒,指着凌剑辰怒喝。

东方狂却是抬了抬手制止了东方无极:“天才总是有天才的高傲,不必如此!”

“师尊宽宏大量!”东方无极连道。

凌剑辰却是嗤笑不已。

若真不在乎的话,岂会等东方无极把话说完再做样子制止?眯成一条缝隙的双眸在这对祖孙的身上掠过,凌剑辰心中充满了鄙夷:“虚伪的祖孙!”